Note-taker / Reader BLOGs

阅读和笔记是自己一直想做好,却永远发现有做不到位的地方

Humans have been writing down their best ideas for 5,000 years. Read them!

AnyType一下子抓住了我(2)

AnyType一下子抓住了我(2)

至今自己也没有明白为什么这个决心下得如此之快,大概是AnyType的结构太容易控制和关联了。 AnyType的类型 不管把类型叫什么,分类也好,存储桶也好,我理解就是一个简单的规则,比如人、动物、文章、书。 以前的App也有类似的Category或者分类,难度在对象的继承和发展,每一种分类下可能会延伸出不同的子分类,而子分类又具有着不同的属性。那么当我在管理自己的页面也好,块也好,到底它们应该怎么分类就成了一个麻烦的问题。 AnyType却用了一个很特别的办法来处理这一点,在每个类型下,可以创建很多不同的模板,而模板则起到了细化子类的作用。 如果还要再细分,那么Tag就可以上场了。我发现这真是AnyType最好用的部分之一。下面在我的工作流上会具体地描述这一点 AnyType的关联 在模板里,我们可以设置多个相同或者不同的关联。是的,AnyType里使用了关联的概念而非对象的属性。在AnyType里,关联也是一种对象,可以存在于不同的类型之中,因此同一类型下的对象可能拥有与其他类型相同的关联,从而发生关系,这太棒了! 我不用去考虑哪些属性是通用的,哪些属性是专有的,只要创建一个关联,这个关联就可以用在全部的类型中,需要的时候加入进来,不需要的时候不用管它。 AnyType的集合 AnyType里的集合在我看来就是查询。它支持两种查询,一个是类型,一个是Tag。 这也太符合直觉了,我可以很快地找到所有某个特定类型的笔记,如文章、资料、图书,然后创建不同的视图,根据需要定制出自己想要看到的内容就可以了。 使用Tag似乎是另一种渠道,而我发现自己构想已久的知识库其实可以很轻易地用这个Tag管理起来。 AnyType的集锦 开始我还不太明白集锦Collection的描述,象个文件夹一样,第一反应是Folder Tree。 但后来发现,它就是一个文件袋,你可以把相关的内容全部装到一个袋子里,然后用自己想要的方式去呈现。 比如创建一个公司工作的集锦,与公司有关的工作内容全部扔进去就可以了,非常方便。 AnyType的Tag 最后我还是想说一下这个标签Tag。自打使用Evernote以来,就对Tag又爱又恨! 有些App添加Tag很随意,Evernote和Logseq都是,但是前者更乱,后者相对需要Tag来组织,Obsidian也有自己的Tag管理系统,而且支持层级,Tana更是把Tag玩出了花,但是层级的管理,或者一开始我很惊艳的Tana节点式的管理,都没有能帮助我把需要的结构完美搭建出来。或者说,搭建出来了,但是不好用。 问题在于,我很容易定义知识库分类的框架和Tag,但是标签什么时候打,什么时候给材料赋是有问题的。最后我要么是在页面里加入了不合适的Tag,要么是放重复了,不管是什么样的问题,PKM没有搭出来,或者我用不上,就是问题。 我的PKM最终建好了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使用AnyType分分钟就实现了我的PMK结构和使用。 我的PKM有下面的简单的特点: 内容可能是文章、资料、人物、知识点或者笔记 使用图书馆数字型的编码,所以可能有些编码不能完全反映资料的特点,还需要添加额外说明 在AnyType中,我只需要创建出从101到909每一个我已经明确好的分类,然后创建一个集合,集合是收集所有这些Tag的相关资料就可以了。 然后在这个集合下,我用All生成了一个PKM的图谱,这太棒了,没有其他不想干的任务工作干扰。 然后从100到900的分类,在过滤器中,可以设置在这个视图下呈现哪一个或者哪几个Tag的内容,这也太方便了。 而在每一个类型下,我可以在不同的类型模板里加上预定的Tag,这样就不会出现临时乱想Tag的问题,而我可以根据内容,直接再添加相关的PKM的分类Tag。AnyType的Tag原生支持多Tag,而且添加的方式非常顺手,可以在任何位置任何地方搜索添加,被添加的会显示在前端,即使加错也可以轻易去掉。 我的PKM就这么轻易地建成了哦!…

AnyType一下子抓住了我(1)

AnyType一下子抓住了我(1)

以前选择一个应用软件,我总是反复对比优缺点,找到最合适的才进行尝试。可从来没有一个App像AnyType这样,让我在一两天内就做出了一个大改变,放弃了使用了一年半之久的Logseq和Obsidian。 要知道,我在网站上推广的Logseq和Obsidian,都是我反复比较后选择并使用了一年多的工具。在Logseq的热图和生成的笔记上,已经是满满当当的了。 为什么做出这么快的决定?难道只是因为在YouTube上偶然瞄到的一个关于AnyType可以替代Notion的短视频吗?仔细想想,可能还是得从我不用Notion说起。 我的Notion之路 其实我非常喜欢Notion,它功能强大,尤其是数据库的结构、存储的多样性、关联的方便,以及各种类型的支持。但它暴露的问题我也很清楚: 过于漂亮的界面让我花了太多心思在打造界面上,而不是内容上。 数据库的灵活性和不同使用者的介绍,让我在搭建笔记和知识库时感觉到各处都有关联,但又没有真正地使用起来。 Notion的保存和访问受网络限制,图片加载速度也影响了使用体验。 我的Logseq和Obsidian 在使用Notion的过程中,我一直在尝试Obsidian和Logseq,这两个纯粹本地存储Markdown文件的App。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们可以协调使用,但各有优缺点: Logseq的大纲模式和加点操作方式,使得文档在Obsidian中输出时美观度打折,但完全自由的风格又让Logseq的精确逻辑关系丧失了特点。 尤其是Obsidian后来发展的属性概念基于YAML,而Logseq又使用自己的一套Properties,也很方便,但有点零乱。基于Properties建立了多套模板,形成了自己的笔记习惯,由每天的日志出发,生成一天发生的事件,再创建可回顾和处理的笔记,思路很好,但还是有一些问题没有解决: 页面属性的零乱和规则性,在使用模板时常常出现索引错误,后来我改用Alfred的Snippet来解决。 Logseq的查询系统是Datalog,学习曲线陡峭,虽然基本懂了,但生成的效果不理想,尤其是从Project→Objectives→Key Results的实现不太方便。 Logseq能够基于属性进行统计,但展示效果不稳定,有时候灵有时候不灵。 Logseq支持继承和分类,开始让我很惊艳,但最终还是没有成功建立起有效的知识分类体系。 Obsidian支持众多插件,包括强大的Dataview,但基于block层面的查询又做不到像Logseq那么细。 Logseq的手机端如同鸡肋,备份机制也给我造成了很多困扰。 虽然以上问题没有根本上影响使用,我每天在Logseq的加持下还是产生了很多内容,但直到遇到AnyType,一切都变了。 初遇AnyType AnyType的界面乍看之下有点懵,因为介绍说它是Notion的替代,自然就不是纯粹的Markdown笔记。但它提供了丰富的格式化效果,在简单的Markdown语法支持下,又是纯粹本地部署。 刚开始还没有太搞懂每一个块都是对象,以及对象都是某个特定类型的意义。但简单摸索之后,突然发现它其实拥有我真正想要的一切: 它不像Tana那样,用SuperTag区分所有内容,导致我创建了大量Node而没有实际内容。 它能够根据需要适配不同的模板,同一种属性可以在不同对象中使用,只要加载就能用,不用担心关联是否为特定对象创建的。事实上,关联也是一种对象。 基于对象类型和Tag可以很好地生成查询,马上意识到我的知识库在AnyType下应该长什么样子。 本地化应用,加载选项和Tag时没有任何延迟,使用体验完美。 界面简洁,拥有像Notion一样漂亮的自定义和栏,但不过度在界面上下功夫。 事实上,了解了AnyType的基本操作后,马上就明白了它和之前尝试过的Capacities有类似的想法,但实现得更好。Capacities的试用体验让我感到挫折,但AnyType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心。 现在怎么办呢?在Logseq里生成了那么多的笔记和日志,我能顺利迁移到AnyType吗?AnyType能很好地支持我已经习惯的工作流吗?…

囚徒困境与针锋相对的博弈策略

囚徒困境与针锋相对的博弈策略

“你决定好了吗?”对面的人一脸严肃地看着我。他是我的法官,手里掌握着我的命运。 “你其实只有两条路,要么指认同伙有罪,要么指认同伙无罪!”他继续说。 “如果你指认同伙有罪,而你的同伙说你无罪,你就可以被释放了。”他顿了顿,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 “如果你指认同伙无罪,而你的同伙指认你有罪,那么你等着坐大牢吧!” “如果你们两个都说对方无罪,你们俩只会被关两天就放了……不过没那么简单。” “要是你们两个都说对方有罪,那么你们俩一起蹲监狱吧!” “要知道,你的同伙也知道这个规则,所以你会怎么选?” 法官口中的同伙是另一个关在隔壁屋子里的人,我们并不熟悉,所以我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会做出什么选择。 显然,如果他说我有罪,不管我怎么选,我都会坐牢;而如果他说我无罪,我指认他有罪就可以脱身。至于我们俩都指认对方无罪?我想他的想法应该和我一样,都是指认别人有罪是最佳策略。 我决定了,我的选择是…… 这就是博弈论里非常有名的囚徒困境!显然,双方都指认对方无罪是最能获得利益的做法,但这不符合逻辑。不管怎么选,指认对方都是最佳策略。我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对他的信任上,毕竟我根本不认识那个家伙! 在这种情境下,最符合逻辑的选择却无法获得最佳利益,而是得到最差的结果。而且这种情况是无解的,它是典型的零和博弈,有人赢就有人输,最终的结果是零。 难道这种博弈真的只能相信人性的恶,而没有信任吗?要知道,对方是否值得信任需要时间、记忆和认知去建立。如果这个游戏只玩一次,理性的选择结果永远都是双输,而不会是合作双赢。 在这个情境下,策略没有什么好选择的,但如果和对方一直持续地玩这个游戏,把坐牢和释放改成输钱和赢钱呢?怎么做才能让自己或者两个人收益最大化? 如果剧情这么发展,策略就会多起来,零和博弈就会变成非零和博弈。双方的目的是共同从第三方赢得更多利益,而不是拼个你死我活。 博弈论专门研究这个问题。他们发现,当持续地让双方在囚徒困境中选择时,可能会生成多种不同的策略,其中“针锋相对”策略既简单又最有效。其策略是:第一次选择合作,之后根据上一次对方的选择,做出相同的选择。意思是:我一开始抱着信任的态度,相信对方。如果对方背叛,那么下一次我也会背叛以示惩罚,之后每一次都根据对方上一次的选择做出相应的回应。 这个策略看似简单,却包含了非常深刻的人性和心理。既然我不能当一个坏人,但也不会只扮演逆来顺受的和事佬;我的包容会让我点到为止,而不是斤斤计较,执拗到底。 了解一些博弈论和策略,可能会让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生存更容易一些。…

我为什么选择跑了一个八公里?

我为什么选择跑了一个八公里?

因为早上要去医院复查眼睛,时间比较紧张,所以一开始我犹豫要不要早上去跑步。 跑步的习惯促使我采取行动,所以我需要选择今天的路线。 通常来说,我有两条路线。一条比较喜欢的是七公里,用时稍长,有一个路口可能需要等待;而另一条是六公里,用时稍短,虽然也有一个路口,但是可以通过天桥通过。 所以无论怎么看,我今天应该选择六公里,保证可以锻炼的条件下,用时最小。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我在日常都会拐弯的路口竟然决定等了一下红灯,选择一条自己平时从来没有去跑的路线,而且还沿着这条路线跑出了八公里。心里还惦记着赶时间这回事,所以不由自主地提高了配速,前面几公里的配速都跑进了五分钟。虽然这条路线没有跑过,但是也非常熟悉,因为它有两三个大路口是可能需要等待的。 为什么会这样?在跑上这条路后,我才开始反思这个问题。本来应该选择一条短路线迅速完成锻炼,为什么竟然还跑出了八公里? 最近的阅读和学习让我找到了可能的答案。 第一个是提示 这个提示是当我打开Runkeeper准备记录跑步活动时,发现这个月有一个10KM的挑战活动,我没有参加,但是它显示只剩下几天了。 这个提示显然让我产生了一种联想:是否要参加这个挑战?我应该可以。但是我需要迅速结束,下一次的锻炼时间还有吗?什么时候方便?我要不要选择另一条路线看看? 这个提示使我对选择路线产生了犹豫。 第二个因素是相对论。 在心理学中,相对论选择(Relativity of Choices)理论指出,在A和B选项中难以决定时,一个A-的选择项会让你最后确定选A。 在我这个例子中,跑步的人都倾向于多跑,但是由于赶时间,我可能会选择跑短一些。但是这里的A-选项是一个更长距离的挑战,这促使我在选择时下意识地去选择了一个更长的路线,但是实际上不是想真正完成的路线。 这些决定在那一瞬间就基本上决定了,我甚至在跑到平时那个里程路口时心里还在想,要是剩下的路程能够完成10KM挑战,我有很大的可能性会继续从那条路线上跑。其实内心就是想跑更远的距离。 分析自己内心的思路挺有意思,结合提示影响行为来看,提示的出现促使了想完成更长距离的想法,产生了完成长距离跑的动机,跑者的身份认同也加大了这一筹码,尤其是我已经是跑在路上了,多跑一两公里在当下的决定来看不会成为影响自己时间的重要因素。 所以尽管自己知道赶时间,结果还是提高配速,选择了一条陌生的道路,让自己心理上先满足我没有选长距离跑,因为如果从那个路口出发跑过去,估计就会选择一条明确的路线了,不确定的路线让我自己觉得并没有选择长或者短,但是其实内心上是已经做好了跑长距离的准备了。 真是有趣的一次心理决策啊。…

诚实与道德

诚实与道德

今天在阅读到丹艾瑞里关于诚实的研究时,对于其中提到的“穿冒牌”会增加不诚信的结论很有一些感触。 掌控习惯的James Clear认为,习惯做什么很大的驱动力在于你自己希望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在什么样的身份下就会驱使用自己做出与身份相符的行为。 所以当喜欢穿假名牌的人决定用更小的金钱(投入)来尝试换回更大的收益(传递的社会信号),这一切似乎都说得通了。 在我小时候一件记忆深刻的事情,长辈日常对我的教育都是要正直、诚实,我自己也常因为一些不诚实的言行受到惩罚,然而在一次对家里电表是否改装的检查中,长辈自己改装的事情被检查到了,然后我被要求说:这是我做,因为小孩子可能不懂事。 这件事的结果后面是怎么样我已经没有印象了,但是这种矛盾却让我心里经常不舒服。并且时刻提醒自己应该做一个诚实的人。但在日常生活中,我会在内心中抱怨周围的人似乎太在意金钱,而为了利益似乎什么手段都可以,甚至不法、不合理的事情都可以做。 这让我感到有点悲哀,也有点迷茫。 并不是觉得自己的道德水平更高,甚至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自己立了人设而刻意地做出了这些举动。 在进一步明确了身份会给自己打上标签,决定自己做什么后,感到没有那么迷茫了。至少明确了设定自己的身份,立场是有作用的。如果一个人假装了一辈子好人,那他不是好人又是什么呢? 在这里,我至少产生了两个对自己非常有价值的反思点。 第一,要更清晰地明确自己的人设、身份,才能促使自己做更符合每个身份的行为,也才能获得自己想要的结果。采取虚拟、不诚实的手法获得的短期利益,终于会在长期的行为中出现越来越多的问题,和老话说的一样:当你开始说了第一个谎,就要用更多的谎去圆。 这样的人设身份并不是要追求完美人格,要允许自己有缺点,但是缺点并不等于允许降低自己的为人处世的标准。 第二,管他的心态刺激到我了。任何事情只要开一个头,管他的心态就会让这件事情愈演愈烈。我现在明白为什么当我明确要求自己不要吃甜食,但只要在精力耗竭时,给自己说:吃一个吧,因为你累了,因为你可能低血糖,因为你可以明天跑步把热量消耗掉之后,会接二连三地吃下第二块、第三块、甚至一整袋点心。 还记得那时候的心态是这样的:算了,既然都吃了这么多,也不怕这一点,把它全部消灭,以后不买了。😅…

我的微习惯

我的微习惯

自我反思:好习惯与坏习惯的较量 我自诩为一个自律的人,而且也不是没来由的。看看我这些年的战绩吧: 从2009年开始,我与香烟说了再见,至今没有复烟。这可比坚持不看剧透更难哦。 自2022年起,我把对碳酸饮料的无尽渴望锁进了地下室,直到现在一瓶都没碰过。 跑步已经成了我的新老婆,从2012年胖小子变成了苗条佳人。尽管医生禁止我进行高强度运动,马拉松梦碎,但我每周仍旧坚持奔跑两次。 冥想也成了我日常的一部分,每天的坚持让我在工作和学习上都得到了不小的助益。 然而,总有些事情做得不尽人意,甚至有时候还会雪上加霜: 我曾设定目标,实行300天的轻断食。可是从开始到现在,这计划被打乱的次数多到数不清。 我一直梦想体重能降到63公斤左右,可是每次到了64公斤就开始失控,自我放纵让我又回到了起点。 对于时间管理,我曾制定详尽的年度计划,理论上这是非常有帮助的。然而,真实操作起来,常常忽略不更新和检查,让我觉得这更像是形式大于实质。 为什么效果大相径庭? 为什么同一个我,在这些方面的表现会有天壤之别呢?一方面,我能轻松做到许多人难以坚持的事情;另一方面,即使我知道某些事情难以为继,却也总是坚持不到最后。 经过深刻的自我反思,我发现这大概和习惯的养成及摒弃息息相关。特别是在即时满足和延迟满足之间,我似乎需要重新设定正确的目标。 我坚持得好的行为,经过多年的锻炼,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几乎不需我刻意控制。而那些我难以控制的饮食习惯,仍然根深蒂固,尤其是我对甜食的爱好,常常在情绪冲动时做出非理性的选择。 重新回顾 Atomic Habit的四大定律 这本书是2024年2月完成的阅读。内容清晰简洁,当时也关注了James Clear,认为他的原则方法都是非常有效的。 从重新打开书籍并翻看阅读笔记时,才发现只是觉得书很有用,但是把它变成自己的系统行为却还差了很多,甚至我连微习惯形成的四个过程都已经模糊了。 微习惯的第一定律是提示,要让习惯显而易见。也就是说,用本能反应的方式,提示自己应该做什么。但是如果不想自己做什么的话,就应该减少提示。 微习惯的第二定律是渴求,要让习惯行为对自己有吸引力。所以当制定一个计划或者培养习惯时,想办法增加自己对其愿望是非常重要的。反之,则需要想办法降低自己的渴求度来消除坏习惯的诱惑。 微习惯的第三定律是反应。简单来说就是自己的行为会如何响应上面的提示和渴求。行为越简单,越容易做到,反而如果行为越麻烦,流程越长,则会大大降低行为出现的概率。 微习惯的最后一个定律是奖励。自己的习惯养成能够得到什么样的奖励和鼓励是刺激行为一再重复或者不再重复的动力。好习惯总是当下缺乏奖励,看长期的延时满足,而坏习惯总是能够满足当下,而对将来产生不良的结果。 我应该如何来强化自己的延迟满足 认真回顾以上的四大定律,再来对照自己做得不好的行为就有了比较明显的答案。 1. 提示的力量:隐藏那些诱惑 想象一下,每天下班回家,我被家中摆满的甜食诱惑。这就像是在健身完还要经过一家快餐店——诱惑太大了!所以我决定采取行动:将所有甜食藏得高高的,确保它们不在我的直接视线里。这就像是把曲奇饼藏在了奈斯博格的秘密抽屉里——你知道它在那里,但懒得去取。 2. 渴求的转变:用健康数据说服自己 每当我脑海中闪过“吃点甜的吧”,我就会查看我的健康追踪器,提醒自己,“看,你的血压和睡眠质量会因为不吃甜食而改善!”这就像是有一个小天使在我耳边耳语,不断提醒我坚持下去的好处,而不是让小恶魔诱惑我走向巧克力的黑暗面。 3. 简化获取好习惯的路径,复杂化坏习惯的途径 我给自己设定了一个规则:若想吃甜食,就必须先做30分钟的家务。这样一来,懒惰的我往往会选择放弃,因为比起做家务,不吃甜食似乎是个更容易的选择。这让我每次想起甜食就联想到洗碗和扫地,这两者的结合足以让任何人的甜食欲望速降。 4. 明智的奖励:从小处着眼,步步为营 而不是将目标定为遥不可及的300天,我改为设立每周的小目标。每完成一周不吃甜食,就奖励自己一次电影之夜或购买一本心仪已久的书。这样的即时反馈,让我更有动力继续坚持。毕竟,谁不喜欢在周末看一部好电影,尤其是在知道这是自己努力的成果后? 策略的生动应用:找到乐趣,享受过程 通过上述生动的例子,我希望能给自己带来更多的乐趣和动力,同时也让这个自我提升的旅程不那么单调。就像是在游戏中逐级解锁,每一步都充满了新的挑战和奖励。…

Latest News

Mr. Hulu & Hulu 的效率之路

Mr. Hulu & Hulu

© Copyright 2023. Logseq & Obsidian – Productivity | 陕ICP备190001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