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针对耐克Vaporfly的黑科技,田联可能颁布新规则加以限制

最近一两年,耐克的Vaporfly系列跑鞋在各种赛事中大放光彩,越来越多的精英跑者、运动员穿着Next%或者4%登上领奖台。但是,这个耀眼成绩也引起很多人的质疑:对那些非耐克赞助运动员来说,利用科技提高比赛成绩是否有失公平?

现在,世界田联(WA)正准备采用一个特别工作小组的研究发现,来更改跑鞋在国际赛事中的使用规则。换言之,Nike Vaporfly系列和类似的跑鞋可能会被禁止使用或者限制使用。

很多人对这个规则是否将要发布期望甚高,英国的媒体报纸在10几天前就刊发一些对结果预判的消息。但是这些消息常常自我矛盾,有的说新规则将实行,而有的又说不会。

其实大家都清楚,任何新规定都不太可能轻易颁布。国际田联(IAAF)前几个月刚更名为世界田联(WA),更需要相关的体育活动能够吸引人们的关注。而耐克跑鞋表现出来的比赛成绩,无疑是吸引关注的最佳爆点。

跑鞋新科技带来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目前田联的竞赛规则中的第143条5.B,明确了任何跑鞋不能提供『不公平』的竞争优势,而且『采用的任何跑鞋类型都能够提供给所有的运动员』。

对于『不公平』的定义,一种观点认为只要『不能有轮子,有动力马达』就可以,而第二个限制中『跑鞋类型』是一个关键字。这个条款的逻辑可以这么解读:新款耐克跑鞋很厚,配有一个硬底。任何鞋类厂商都能制作厚底再加上一个硬底。因此,任何人都能够选择和耐克一样的『跑鞋类型』,争论应该就此打住。

可事情往往不会这么简单,否则世界田联委员不会一直尝试决定却悬而不决。要理解作出这个限制决定为什么难,我们需要了解整个事情的发展。

耐克Vaporfly的时间线

2016年之前,训练跑鞋的鞋帮通常较厚而且带有硬底,比赛竞速鞋则会显得轻薄灵活。

2016年2月,美国奥林匹克预选赛在洛杉矶举办,三个耐克赞助运动员让奥林匹克团队全穿上了不常见的耐克厚底跑鞋。那时还没有人知道这种奇怪又没有命名的鞋款。

2016年8月,在里约奥林匹克马拉松赛上,男子前三名全部穿着这种新的,无名耐克厚底鞋。

2017年5月,基普乔格在意大利蒙扎耐克『破2展示会』的车道上跑出了惊人的2小时25秒。他穿的也是这个厚底鞋,并且已经命名为Vaporfly Elite。

2017年11月,耐克研发团队和科罗拉多大学的运动生理学家共同发表了一篇论文(注1)。提出跑者在穿着Vaporflys系列后,比传统跑鞋减少了大约4%的能耗。这也成为了公众版本Vaporfly 4%名称的由来。能耗减少4%意味着在马拉松比赛中可以把成绩提高大约3.4%,比如一个2小时50分完赛的跑者,可以把时间缩短5分47秒。当时Vaporfly的测试版本鞋跟高度为31毫米。

2018年9月,基普乔格在柏林打破马拉松世界纪录,穿着Vaporflys,用时2小时1分39秒。

2018年10月,来自密歇根州立大学的运动科学家又发表了一篇关于Vaporflys研究的论文,得出了和2017年11月科罗拉多大学论文一致的结论。

2019年4月,耐克推出了Next%系列,是Vaporfly 4%的升级版。Next%的鞋跟高度差不多已经厚达40毫米了。

2019年10月,基普乔格在维也纳INEOS的『1:59挑战赛』中成功破2,跑出1小时59分40秒的成绩。这一次他穿的鞋名叫Alphafly,看起来比Vaporfly和Next%更厚。网友立刻将这双鞋与耐克专利保护的特殊鞋款进行对比,但没有找到任何依据能够确认基普乔格穿了专利鞋,甚至不清楚这种鞋是否真的有生产。

2019年10月,英国运动医学期刊发表了运动生理学家Nicholas Tam和Geoff Burns的文章,建议世界田联应该限制跑鞋中底在31毫米之下。

2019年10月,芝加哥马拉松赛上Bridgid Kosgei穿着耐克Next%跑出2小时14分04秒,打破了这个比赛保持了16年的赛事记录。之前还没有任何一个女选手能够接近这个比赛记录。

2019年10月,世界田联收到越来越多关于质疑耐克跑鞋合法性的诉求,于是成立了一个工作组专门研究这个问题。当时称研究结论会在年底发布。

2019年11月,跑鞋运动生理顾问Simon Bartold在自己博客中发表文章,提出了一个Vaporfly系列能够提高成绩的玄学。他认为这双鞋并不是能量回弹,而是依靠疲劳抵抗。足够厚的中底抑制了肌肉颤动,延缓了肌肉疲劳和其他状况。这种解释和日常观察到的比赛结果很接近:穿Vaporfly的马拉松跑者通常前半程并不快,但是在后半程却能发力加速,带出一波后半程加速的比赛策略风潮。

2019年11月和12月,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和加利福利亚国际马拉松赛上,穿着耐克 Vaporfly 4%或者Next%跑鞋的跑者,大部分都跑出了美国奥林匹克预选赛的达标成绩。

2020年1月,日本最有名的箱根长跑接力赛上,84%的精英跑者穿着Vaporfly 4%或者Next%跑鞋,刷新了很多阶段记录。而以前的箱根赛中,日本跑者通常都是穿着美津浓或者亚瑟士的轻量竞速跑鞋。

2020年1月,德国运动科学家Helmut Winter发表了对近年来最佳马拉松成绩(男子2小时8分以内,女子2小时25分以内)的分析(注2)。他发现2019年跑出的最佳成绩几乎是往年的两倍,男子速度提高最大是1分45秒,女子则提高了3分钟。

2020年1月,世界田联宣布工作组已经在整理书面报告,将在本月底发布。

2020年,新的挑战正在眼前

2020年7月,东京奥林匹克赛即将开幕。在一场重大赛事之前,规则的变化则显得尤为重要。对于新规则和可能被影响到的所有马拉松选手,时间就是一切。

按照规定,如果世界田联的工作组建议实施新规,那么这个建议仍然需要田联成员议会予以批准。议会成员将在今年3月中旬南京的『2020世界室内锦标赛』上聚集到一起。

抛开所有赛事不谈,这件事情带来的可能不光是跑道上的竞争,更多的还是是跑鞋厂商之间的竞争。

Saucony Endorphin Pro

Saucony和Hoka一年前也推出了厚帮、硬底的鞋款。所有公司都在效仿耐克的做法,并努力缩小之间的差距。规则的发布与否对于新技术的研发无疑影响重大。

世界田联当然有能力随时做决定,但现在明显是需要一个考虑周全的方案。这样颁布新规则时,才能给赛事和运动员们留出充裕的时间去适应。

厂商之间此时更是翘首以待。尽管亚瑟士是『世界田联合作伙伴』,耐克和其他跑鞋厂商跑步市场乃至于与田联的商务关系上同样根深蒂固。比如世界田联主席塞巴斯蒂安,他的比赛生涯就是为耐克出战,曾经还是耐克多年的专业顾问,说不考虑耐克的利益估计不会有人相信。

运动员与专家对此的反应各自不同

大部分运动员、经纪人和运动科学家在谈及跑鞋厂商的问题时都比较谨慎,毕竟可能正有朋友为其他赞助商跑步,自己可能也希望把路走宽而不是走窄。但是还是有些运动员和科学家表示出对新规则的期待。

运动员视角与看法

几位不是耐克赞助的跑者对最近的纽约马拉松发表了很激烈的批评,他们更倾向于对鞋的使用增加更多限制。

这是体能比赛,最好应该赤脚。最好的运动员是那些跑42公里比别人强的人,而不是有着最新科技的人。

一个亚瑟士的赞助跑者Sara Hall说:

我坦率地说,这个没什么用。现在已经影响了体育运动本身的发展。我认为有一些限制是有必要的,就像游泳、铁三或者自行车比赛那样。

Saucony的赞助跑者Molly Huddle也表示过

这(跑鞋)就像游泳的泳衣一样。我觉得要等着看它发展对运动带来的影响。


科学家视角与观点

运动学家的观点通常会更严谨全面,但背后的态度还是比较明确的。

运动科学家Hoogkamer是马萨诸塞州大学的教授,他认为现在鞋款的中底厚度可能已经到达临界点。再增高中底未必更好,而且可能引发运动伤害和影响跑步成绩。他在发出的一封讨论邮件《更多未必更好》中写道:

像我这样的科学家并不希望限制发明创造。我不会对教练和运动员尝试这些新科技指手画脚。但是,限制中底高度是限制超软缓冲、超硬碳底、超极回弹和超级轻量材料的有效途径。

密歇根州的研究者Kyle Barnes认为:

跑者穿Vaporflys是他们的喜好和自由。但其他厂商会如何跟上呢,又会如何缩小差距呢?限制鞋底高度有它的意义,我不认为运动员使用专利技术进行比赛是公平的,虽然现在还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超马精英Geoff Burns的表达更像是个热血青年而不是一个运动生理学家。他担心新科技会抹杀掉过去40年的跑步运动历史,所以他希望中底限制到28毫米,比他和Nicholas Tam在论文研究中的推荐稍低一些。

跑步的根本还是在于人类极限的挑战。

我们应当尽量让自己更真实。如果可以把帮助提高成绩的外部装备影响最小化,也就是把由这些外物决定谁赢谁输的影响最小化。


在世界田联的跑鞋规则中,『禁止』(Banned)一词是经常被使用的。但是,从全球角度来说,世界田联并不能阻止厂商制造和销售这些跑鞋。它只能限制精英运动员比赛时的跑鞋使用。所以这个规定最终能够影响的也只是奥林匹克和世界锦标赛这样的赛事,其他的赛事中想加以控制,相对来说是很有难度的。

作为普通跑者,呼噜爸爸更愿意当个吃瓜群众。但是很想知道,如果真的可以提高成绩,有多少跑友会愿意掏钱购买呢?

如果已经体验过next%或者4%系列的跑者,在成绩上又有什么样的感受呢?

▫️▫️▫️

作者 | 呼噜爸爸
编辑 | 一仟流

注1:《A Randomized Crossover Study Investigating the Running Economy of Highly-Trained Male and Female Distance Runners in Marathon Racing Shoes versus Track Spikes》 SPRINGER 2018.10
注2:《Rückblick auf die internationale Straßenlaufszene im Jahr 2019: Mit „Siebenmeilenstiefeln“ in neue Dimensionen》HWINTER 2020.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